志愿軍老戰士參觀軍博展覽講述戰地硝煙:一寸陣地一寸血

  • 1605167990
  • 北京日報

文/饒強 張昭 黃俐婧 攝/饒強

在軍事博物館展廳內,黃士俊在自己所在部隊15軍的軍旗下駐足觀看。

集體一等功的榮譽證書被黃士俊珍藏至今。

在“致敬最可愛的人——中國人民志愿軍老戰士主題影像展”上,黃士俊四處尋找著自己的戰友。

在黃士俊的相冊里,這張合影他格外珍視。86團1營包括他在內共有15位文化教員赴朝作戰,其中有10位犧牲。他和其他四位戰友在回國后拍下合影,留作紀念。

觀展之后,黃士俊寫下留言。

在授予志愿軍老戰士抗美援朝出國作戰七十周年獎章的儀式上,黃士俊講述自己和戰友的戰斗故事。

在紀念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主題展上甘嶺戰役實景展區,取自陣地上的被炸碎的巖石粉末被展示在核心位置。黃士俊取出自己剛剛獲得的抗美援朝出國作戰七十周年獎章放在展柜上,和犧牲在陣地上的戰友們分享這份榮譽。

戴好獎章、敬個軍禮,黃士俊仿佛回到了當年的戰斗歲月。

11月5日,在軍事博物館“銘記偉大勝利 捍衛和平正義——紀念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主題展覽”上甘嶺戰役實景展區,展品中一鍬取自陣地上被炸碎的巖石粉末被展示在核心位置。這一鍬粉末中有70多枚彈片,也浸透著烈士們的鮮血。今年86歲的志愿軍老戰士黃士俊整了整佩戴在胸前的勛章,向在戰斗中犧牲的戰友敬軍禮。

黃士俊是四川人,1950年為響應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號召參加志愿軍。在內江軍分區軍干校集訓后,12月他隨15軍29師到達河北邢臺。“部隊在那里做戰前準備,并更換蘇式武器。我被分配到86團1營3連當文化教員。”

“1951年3月12日晚上6點,我作為86團先遣隊員從丹東以北過鴨綠江。3月份的江面剛開始解凍,同志們蹚水過江,真是冷啊。”

過江后部隊一路往南行進,第三天晚上到達車輩館。“當時我們15軍和60軍的部隊沿著土公路的兩側行軍。夜里12點左右,一輛汽車只閃了一下燈光,就被敵機發現了。馬上扔照明彈,緊接著就是俯沖掃射。我們臥倒在路邊,敵機機炮的炮彈在我身邊爆炸。飛濺的土石就打在我的臉上,像火燒一樣疼。掃射過后,我周圍傷亡了幾位戰友,這是我在朝鮮戰場上第一次經受生死的考驗。”

第五次戰役第二階段,黃士俊所在部隊前往金化、鐵原、平康一線阻擊敵軍。一路奔襲到達芝浦里,他和戰友們突然與敵軍遭遇。“太緊急了,全連迅速集中幾挺轉盤機槍和三門六零迫擊炮對敵人發起攻擊。敵人當時毫無準備,在公路上被打得抱頭鼠竄。后來打掃戰場才知道,被我們擊退的是加拿大皇家團的一個營,少校營長以下160人被擊斃。在撤離的路上,我指揮大家唱起《中國人民志愿軍戰歌》和《歌唱祖國》。打完這一仗,同志們別提多痛快了。”

1952年10月14日,上甘嶺戰役打響。“按彭德懷司令員的話講,五圣山不能丟。如果丟掉,朝鮮中部將無險可守,我們的防線將后撤200公里。我們秦基偉軍長當時表態,哪怕把15軍打剩下一個人,五圣山也不丟一寸土地。”

黃士俊所在部隊作為軍預備隊一直在五圣山后山待命,隨時準備投入戰斗。“我們的任務是穿過敵人的火力封鎖,進入597.9高地0號陣地的坑道,反攻奪回地表陣地然后固守。29日晚上,全連輕裝,只帶武器出發。經過敵人嚴密的炮火襲擊,陣地上被炸得寸草不留,巖石變成了粉末,最深的地方快兩米,這樣的情況導致機槍都架不住。所以我們盡量多帶手榴彈、爆破筒這樣的武器。我當時腰上掛滿了手榴彈,胸前還別了兩顆蘇聯造的反坦克手雷,這個家伙分量重,是對付敵人碉堡的。”

從出發陣地到坑道有1000多米的距離,敵軍不間斷開炮封鎖。黃士俊和戰友們在被炸碎的巖石間匍匐前進,誰也不敢出聲音,生怕暴露。突然,敵人又開炮了。“二班的副班長符光宇的兩腿被炮彈炸斷,他忍著疼痛小聲對戰友們說‘你們從我的身上踩過去吧’。”戰友們含著淚繼續前進。

第二天夜里,反攻戰斗開始。“我們全連就一個信念,奪回陣地。敵人碉堡里的機槍都是對著坑道口,部隊剛一沖鋒就遭遇了很大的傷亡。連長指導員負重傷,副連長張洪山帶傷指揮戰斗。爆破組長邱憲章,第一個用手雷炸毀了敵人地堡。他和戰士肖柱義、秦春生沖在最前邊,好不容易運動到敵人的第二道鐵絲網附近,敵人突然打起照明彈,隨著機槍聲響起,肖柱義和秦春生犧牲在了山坡上,邱憲章迅速撲向敵人主堡用爆破筒炸毀了地堡,為后續部隊沖擊坑道和奪取勝利創造了條件……他在連續炸毀三個地堡后,被敵人打中光榮犧牲。在付出巨大的犧牲后,我們奪回了地表陣地轉入堅守作戰。”

“陣地上都是巖石的粉末,手榴彈投出去都是噗噗的聲音。我們干脆從軍裝上撕下布條把幾顆手榴彈捆在一起,拉導火索后數三個數再扔出去。這樣手榴彈在空中爆炸,敵人躲不掉。黃繼光式的堵槍眼,拉響手榴彈、爆破筒與敵人同歸于盡、舍身炸地堡的烈士天天都有,真是一寸陣地一寸血。”黃士俊說。

在陣地上堅守4天4夜,黃士俊和戰友們打退敵軍數次反撲,圓滿完成任務。戰斗過后,全連155人只剩下21人。志愿軍司令部、政治部授予攻必克、守必固錦旗,全連榮立集體一等功。“很多人沒有留下一根骸骨、一縷衣衫、一句遺言。他們的遺體和這片陣地融為一體,他們用鮮血和生命踐行了人在陣地在的誓言。”

1954年,黃士俊隨部隊回到國內。1981年轉業,1994年8月退休。和平年代,他深藏自己的立功證書,從不提起這段經歷,連家人都不知道他的榮譽。直到2018年,退役軍人事務部采集退役軍人信息時,他的故事才為人所知。“我一直認為為國出征是我應盡的責任,真正的功臣是那些犧牲的烈士。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有生之年能有機會去上甘嶺烈士陵園,祭奠一下那里的戰友!”黃士俊說。

  • 編輯:張曉芳
原創聲明:本文是北京旅游網原創文章,其最終版權仍歸北京旅游網所有,轉載請注明來自北京旅游網

征文啟事

為能讓網友分享自己美好旅途,記錄旅途美好回憶,北京旅游網特面向全球網友公開征集文旅類稿件。范圍涵括吃喝玩樂游購娛展演等屬于文旅范疇的內容均可,形式圖文、視頻均可。

稿件必須原創。稿件一經采用,即有機會獲得景區門票、精美禮品,更有機會參與北京旅游網年終盛典活動。

投稿郵箱:tougao@visitbeijing.com.cn

咨詢QQ:490768046

編輯推薦

    專題推薦

    文化北京

    我要查

    北京旅游網京ICP備17049735號-1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5003號

    Copyright ? 2002-2021 www.zsss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保留所有權利

    色偷拍中国老熟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