喚醒北方最美古建筑群

  • 1605228440
  • 河北日報

(河北日報記者 龔正龍)在世界的東方,存在著人類的一個奇跡,這是中國的萬里長城。在長城腳下,還存在著另一個奇跡,那是河北蔚縣的古城堡。——著名文物古建專家羅哲文

初冬日,朔風起。披一襲風霜,輕推邊陲之門,斑駁的古村堡絕世而立。

作為塞北長城腳下的奇跡,獨樹一幟的蔚縣古村堡是活態的歷史見證。保存相對完好的350多座古村堡,如明珠般散落在蔚縣大地上,是中國“北方最美的古建筑群”,被譽為“河北省古建筑藝術博物館”。其村堡合一的特性,令這些古村堡穿越千年仍頑強挺立,生生不息。

蔚縣,素有“全國第一國保文物大縣”之譽。近年來,在國家文物局指導下,省文物局和蔚縣當地不斷提升理念、投入資金、完善機制,積極推動古村堡保護提升。特別是2017年啟動“蔚縣古堡拯救行動”以來,圍繞古建修繕、環境治理以及文旅融合等領域持續發力,讓古村堡真正“蘇醒”過來,夯實活態保護和提升之根基。

國保大戶、傳統村落、民俗之鄉、歷史名城——某種意義上,蔚縣古堡拯救行動不單對傳統村落和歷史文化名城保護提供了鮮活的“河北模式”,且在當地鄉村振興和脫貧致富中發揮了獨特作用,譜寫了一曲塞北古村堡保護利用的新篇章。

錄于卷冊

揭開425座古堡“生命密碼”

一眼千年,走進邊陲小城蔚縣,仿佛走進歷史烽煙的深處。壺流河畔、南山腳下、飛狐古道、農耕游牧交匯……地處華北平原、蒙古高原交界處的蔚縣,因獨特的地理區位,成為“進退要塞”。烽火狼煙,奠定它千年色調。

一道烽火,萬家煙火。或許正因如此,初冬的清晨走在蔚縣,在眺望不遠處那滄桑挺立、至今伏脈于漫漫關山荒野上的長城殘軀之余,身邊這些散落于鄉野古道、尚有炊煙一縷的殘存古堡,更加鮮活寧靜、觸動心弦。

“京師之肘腋,宣大之喉襟。”蔚縣古堡,真正登上歷史舞臺,在明初。

收復燕云十六州后,明太祖朱元璋北筑長城、廣建城廓。洪武十年(1377年)在內外長城之間的邊關地帶建成蔚州城,曾有“雄壯甲于諸邊,號曰鐵城”之譽。明中期以后,為防御漠北殘存勢力南下騷擾,地處沖要之區的蔚州鄉村和實邊士兵紛紛筑堡自衛,“十里一堡、五里一莊”,鼎盛期形成“八百莊堡”的非凡景象。

“始于開拓,深藏動能。”蔚縣文物事業管理所所長、蔚州博物館館長李新威說,古村堡把軍事、防御、生活、生產、宗教、娛樂等功能結合于一體,不僅形成了莊堡、寺廟、戲樓等古建筑群,還締造了獨特而包容的古村堡文化。北京大學教授林勝利先生曾19次到蔚縣考察,他認為蔚縣古村堡“世界獨尊,中國獨一無二”。

然而,在社會轉型中,自上世紀80年代后,許多古村堡居住人口持續減少,堡內建筑年久失修,精美民居荒蕪殘破——蔚縣古村堡,保護迫在眉睫!

保護的第一步,是要精確摸清基本數據。繼2011年蔚縣出臺《蔚縣文物保護管理辦法》《蔚縣古村堡保護管理辦法》,2012年蔚縣編制《蔚縣古村堡保護性總體規劃》等地方性文件之后,2015年河北省文物局委托天津大學建筑學院與蔚縣博物館合作,對蔚縣古堡展開持續至今的最大力度的調查工作:

——信息獲取,目前已確定蔚縣堡寨位置大小可考的共計425座;精確獲取村堡堡墻、堡門、內外廟宇、戲臺的形制、年代、保存狀況等信息;

——資料整理,進一步收集整理歷版地方志、蔚州文人著述、已發表調查研究成果等文字資料,老照片、老地圖、各時期衛星遙感圖像等影像資料;

——深度跟蹤,選擇100個古村堡進行較全面的觀察與記錄,分析還原明代以來蔚縣村堡歷次大規模建設的主導因素、影響范圍、建造方法等;

……

“這是多年來首次明確摸清蔚縣境內古村堡總體量和總數據,實現了精確記錄、可查可尋、可研可護。”每每看到那最新繪就的蔚縣古村堡分布圖上密密麻麻的標識,干了40余年文保工作的李新威總是心潮澎湃,這一調查之所以意義非凡,正在于上下聯動,擁有前所未有的權威性、系統性、科學性和規范性。

全站型電子速測儀、GPS全球衛星定位儀、激光測距儀……調查中,特別是先進的無人機航拍,取得了大量低空影像,并利用攝影測量技術,生成部分重點村堡的三維模型,精確獲取建筑物點云數據。此外,更注重現代科技手段與傳統調查方法的合理結合,特意在蔚縣盆地范圍內全面展開不同季節重點村堡跟蹤觀察工作,觀察視角涵蓋水文地質、農業生產、民間信仰、風俗文化等多方面。

“目前,基本摸清現存村堡數量、規模和保存狀況,較全面地展示了蔚縣古村堡的面貌和動態變遷。”省文物局總工程師劉智敏說,得益于新的文保理念和技術手段指導,這一持續數年的田野調查,基本上重構了對蔚縣的結構性認識,用鮮活數據講述了一段蔚縣空間史和人文歷史,為進一步推動完善保護規劃編制和保護工程實施提供了堅實的數據保障。目前,蔚縣古村堡調查工作階段性成果《蔚縣的村堡、民居和廟宇》也正在編寫,將為整個蔚縣文物保護提供參考。

代蔚沃土,期待再展雄姿。

修之毫巔

一座座古堡重現舊姿

新月如鉤。素有“紫荊關外第一莊”之譽的宋家莊,在初冬的夜晚格外靜謐。

入堡門,過穿心戲樓,至堡北端真武廟,轉而向西,盡頭是一殘破小院。守門老者推開木門,“嘎吱”聲中,一簇火光亮起,與一個綿延數百年家族不期而遇——

墻壁殘破蒙塵,透過歲月侵蝕,仍見斑斕之色。容顏、官帽、衣袖、題字等信息,或完整或殘缺,自上而下整齊陳列……仰起頭粗略數了數,壁畫大約有十五行。換言之,這殘破墻壁上記載著約15代先祖的牌位信息。

“是誰?從哪兒來?干過什么?去哪兒啦?自然遷徙,還是戰亂?”

同行的魯迅文學獎獲得者李浩禁不住打破沉寂。守門老者笑而不語。當地文物部門專家詳細解答,蘇姓是宋家莊三大姓之一,先祖蘇鎮,江浙人,其曾祖曾隨燕王朱棣掃北,與韃靼作戰時經飛狐峪到蔚州,屯兵于北口。明正德十二年(1517年),蘇鎮襲父指揮僉事之職并授明威將軍銜,任龍門(今赤城縣)守備時,舉家遷至宋家莊,其后五代仍世襲軍職并授將軍銜。

塞北江南,自輝煌而敗落,橫跨數百年,共聚于這小小祠堂。而今,族人后裔雖去,丹青祭祀之墨尚存,如草蛇灰線,于虛室空堂生出無盡余緒,以文物形式留給今人諸多謎團、思考和課題。或因如此,不禁對那守門老者生出敬意,眼前漸漸浮現起一個個留守古堡、執拗地自費維修村堡的村民的身影。

“絕不能讓祖宗留下的寶貝破敗下去!”2005年,在我省首批歷史文化名村之一蔚縣南留莊,村黨支部、村委會多次召開村民大會,商議搶救村里文物古跡。該村建于永樂年間,村內文物古跡眾多,特別是“門家九連環”宅院,18進大院落,222間古房老屋,存有眾多木雕、石刻、書法藝術精品。最后村民自發籌資230多萬元。省文物局獲悉后,局長數次帶隊進村,親自指導村民進行符合文物保護原則的維修。

情可憫、心可敬,古村堡保護終歸是一項系統、艱巨而持久的工程,涉及保護理念、施工步驟、修繕工藝等古建層面,還涉及環境整治、街巷維護、安防技防等諸多文保領域。2017年6月,省文物局聯合張家口市政府、蔚縣縣政府,成立蔚縣古堡拯救行動協調領導小組,發起“蔚縣古堡拯救行動”,并向全社會發布《倡議書》,號召“拯救古堡 從我做起”,歡迎各類民間機構、組織團體和個人加入拯救古堡行動隊伍,以不同方式、因地制宜參與保護利用及監督……

具體的拯救行動中,涌泉莊鄉卜北堡村是一處重要試點。

“修舊如舊,充分保留原真性,堅持原工藝,讓原有構件得到最大限度利用……”“燕云古道”旁,幾個老技工爬上王振故居的門楣仔細修繕,一片片殘存磚瓦被揭取下來,整齊擺放一旁。該維修項目施工方負責人張長占介紹,卜北堡村是明代司禮監王振的家鄉,有國保單位玉泉寺,還有龍王廟、觀音廟、王振故居等多處重要文物,維修已持續一年,預計明年初完成。

為了更大范圍拯救古村堡,在國家文物局支持下,省文物局先后投入小飲馬泉古堡保護資金345萬元、馬家寨古堡保護資金116萬元、南柏山保護資金125萬元、崔家寨保護資金43萬元……對堡內重要古建保護維修、完善安保措施。

11月初,今年的古堡維修保護工程大部分完成。11月9日,蔚縣組織邀請專家組進行初步驗收,對已完工的卜北堡玉泉寺修繕工程等四項工程,小飲馬泉關帝廟、堡內街道建筑整修加固工程,馬家寨古村堡三元宮和戲樓修繕工程等進行技術初驗。“崔家寨關帝廟大殿柱下透氣孔作法單一、西北江泰山廟油飾污染嚴重……”建筑質檢等專家實地探查,高度贊揚之余更是提出寶貴意見。

理念、措施、資金、調查、設計、施工、驗收……在科學規范的保護下,一座座古村堡逐漸“蘇醒”。以此為抓手,文物部門還組織實施了西古堡堡墻保護工程和釋迦寺、常平倉、關帝廟消防工程;申報夏源南堡關帝廟等6處單位晉升為第六批省保;完善鄉村保護網絡,實現田野文物保護群防群治……

“此次拯救行動將持續至2022年,目前已投入保護資金2080萬元,初步完成蔚縣古堡保護和利用總體規劃,以及重點古堡保護維修方案編制。”劉智敏說,待規劃和編制專家論證通過后,將進行更大范圍的維修,讓其切實地得到更科學規范的保護。

扶貧花開

鄉村古堡再綻新顏

一座古堡,一段滄桑。現代化進程中,古村堡會否最終成為一曲離歌絕唱?

“把光影放下/古堡門下,歲月呈祥……每個經過的人/夢到自己和風。”立冬前,小飲馬泉村駐村第一書記孫晶昌,寫了一首詩《蔚縣,秋后的日子》,記錄下該村顆粒歸倉的喜悅。作為省文物局辦公室主任,他于年初奔赴該村主持扶貧工作。2016年,省文物局首次扶貧對接時,目之所及一片荒蕪——

該村311戶1062人,2014年被識別為貧困村,建檔立卡貧困戶195戶598人,其中低保戶50戶108人,五保戶9戶10人;非建檔立卡貧困戶116戶464人……古堡條件差,村民大都外遷建新居;戲樓、廟宇、民居坍塌,民居內的磚雕、木雕丟失,廟宇壁畫被盜毀;村財政無力承擔維修保護;非遺民俗萎縮凋零失傳……

保護沒有固定模式,經驗不能照搬。蔚縣古村堡保護,需要在探索中扎實前行、闖自己的路。

“以文物保護為抓手,涵養整個古村堡的文化生態。”省文物局局長張立方認為,古村堡保護不是單一的文物保護,也不是單一的非遺保護,要處理好文物保護和基礎設施改善、環境風貌保護、生態保護之間的關系,進行區域性、整體性、全方位文化生態保護和提升。要從重視文物本體保護,轉向同時重視文物背景環境和遺產地精神的保護;要從重視“靜態遺產”的保護,轉向同時重視“動態遺產”和“活態遺產”保護……共同推動散落在廣袤大地上的文化遺產活起來。

而活起來,首要是活著。在劉智敏等專家看來,蔚縣古村堡備受矚目和認可的一個重要原因正在于“活態性”,要在“留住人”和“傳下藝”上下功夫,因為村民才是文化遺產保護的主體,沒有村民積極參與,任何保護提升都會流于形式。通過積極主動留住村民,涵養扶助起土生土長的剪紙、秧歌、拜燈山、打樹花、燈影戲等民俗,讓古老瀕危的村堡逐漸接續上根脈、鮮活起來,和硬朗的古建筑文物產生相互作用,維系一種良性的文化生態,實現抱團取暖、繁衍生息……

這些認識,已超越單純的文保領域,正一步步落實到具體行動中。

2016年至2019年底,省文物局駐村后積極開展文物扶貧,先后協調項目資金218萬元,對小飲馬泉古村堡進行修繕,維修了戲樓、真武廟、龍庭、碾坊等古建筑,繼而對古村堡周邊環境展開集中治理……國家文物局局長劉玉珠到蔚縣調研時,對小飲馬泉村文物保護工作給予了高度評價和肯定。今年,進一步利用文物扶貧項目資金150萬元對該村堡墻、沿街建筑及關帝廟進行保護修繕,現已基本完工。

“對于古村堡來說,文物保護意義非凡,唯有和鄉村振興、脫貧致富深度結合起來,才能扎下根、走到人心深處。”孫晶昌說,扶貧先扶志,產業和就業是基礎,環境和規劃是未來。而修繕保護,是希望這些文化遺產能活態地融入生活,讓文物保護與經濟社會融合發展,為鄉村振興、全面小康建設作出貢獻。

活化古堡,融入生活。觀念一變天地寬,鄉親們的喜悅寫在臉上。

“以前懶惰等靠思想嚴重,守著寶貝,卻窮困閉塞……”小飲馬泉村村委會主任冀曉勇說,近年通過“文物扶貧”模式,村里陸續建起文化場所和設施,有了嶄新的村文化活動室、讀書閱覽室、文化廣場……提升了村容村貌,提振了鄉風,年輕人也回來了,依托古堡文物資源發展鄉村游,全村已脫貧出列,有奔頭了!

以“輸血”激發“造血”,讓心動變為行動。目前,蔚縣的古村堡紛紛深挖地域資源富礦,尋覓發展破局之路。下一步,將結合美麗鄉村、旅游開發等內容,推出古堡利用項目,引進生態民宿、精品客棧、遺產酒店等適應新時尚、滿足新需求的文化遺產利用模式,帶動當地居民通往小康生活、長久就業增收。

“讓文物活起來,讓百姓富起來,摸索出一條行之有效的文物賦彩小康路,繼而帶動鄉村振興,是我們的期待和目標。”蔚縣縣委書記梁昆說,蔚縣古村堡群是蔚縣獨特的文化資源,也是蔚縣的文化優勢。今后,將通過持續推進“蔚縣古堡拯救行動”,促進古堡保護與社會發展相互依存,讓古堡扶貧成為建設美麗鄉村、發展鄉村旅游的重要依托,讓文化遺產保護成果惠及廣大群眾。

一座古堡,一段歷史;一座古堡,一個夢想。

晨曦中,從巍峨的玉皇閣舉目凝望,一座座古村堡歷經歲月滄桑,仍在壺流河畔倔強兀立,在現代化進程中,以一種極其頑強的生命張力扎根大地、默默蓄力、期待新生。有這份張力和自信在,未來,是歡歌,而非絕唱!

(本版圖片均由河北省文物局提供)

  • 編輯:方月月
原創聲明:本文是北京旅游網原創文章,其最終版權仍歸北京旅游網所有,轉載請注明來自北京旅游網

征文啟事

為能讓網友分享自己美好旅途,記錄旅途美好回憶,北京旅游網特面向全球網友公開征集文旅類稿件。范圍涵括吃喝玩樂游購娛展演等屬于文旅范疇的內容均可,形式圖文、視頻均可。

稿件必須原創。稿件一經采用,即有機會獲得景區門票、精美禮品,更有機會參與北京旅游網年終盛典活動。

投稿郵箱:tougao@visitbeijing.com.cn

咨詢QQ:490768046

編輯推薦

    文化北京

    我要查

    北京旅游網京ICP備17049735號-1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5003號

    Copyright ? 2002-2021 www.zssss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保留所有權利

    色偷拍中国老熟女